<dl id="888in"></dl>
<nav id="888in"></nav>
  • <li id="888in"><ins id="888in"><thead id="888in"></thead></ins></li>
  • <div id="888in"></div>
    上海人都生活在什么样的圈子里?的头图

    上海人都生活在什么样的圈子里?

    2019-03-23  |  非凡油条 收藏(30)  | 

    “伏帝魔”

    在中国有一个神奇的群体,叫做“伏帝魔”。和哈利波特没什么关系,这是一群潜伏在帝都的魔都人,长期忍受着身边同事和远方上海?#23376;?#30340;误解,却很少出来为自己正名。

    这倒不是因为这群人太少或者没有话语权。事实上,愿意跑到?#26412;?#30340;上海人,往往都是从事科创、文化工作的,文化水平也不低,收入水平不低,不然?#26412;?#32477;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把他们从魔都吸到自己的身边。他们不愿意多说什么,纯粹是因为说了也没有人会懂。

    也许这?#20174;?#19968;种上海人发自内心的傲娇,到了?#26412;?#20063;死性不改。

    突然说起这群人,是因为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以他们作为今天话题的引子,其实?#20174;?#26368;近沪上饱读诗书的那位流浪汉。

    看完了对他生平的报道,勾起了我对上海这座城市的思考和回忆。那的确是中国最繁花?#24179;?#30340;城市,在到了?#26412;?#20043;后越发让人笃信了这一点。但上海之大,其实有时也容不下一个上海土著的肉体和灵魂,逼得他们出走他乡,或是和流浪大师一样在街边放纵自己的思想。

    怀着梦想从家乡来到大上海,却尚未能安身立命的朋友肯定觉得我是在?#20204;欏?#19968;个上海土著,最起码有房有车,能在最好的家乡找到稳定的工作,生活岂不美哉?还有什么可自我流放的,肯定是吃饱了没事干。

    但请你将心比心地想一想,你离开家乡进入北上广,真的只是为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只是为了能买一套房么?如果是这样,在当地考一个公务员照样可以满足你的需求,又何必挤破?#28304;?#20914;进能挤到怀孕的二号线呢?

    无处安放的灵魂不问出处,更何况在一个灵魂转生在上海的时候,未必就选对了属于它的圈子。

    圈子对中国人来说很重要,对上海人来说也不例外。在上海,不同的圈子有与外界印象截然相反的习惯,比如上海的精英阶层并不排外;在上海土著嘴里,“本地人“和“外地人”一样都是骂人话等。

    但可能是因为方言难懂的问题,上海和广州的土著生态其实一直不为人所知。与之形成对比的,是鲜明的?#26412;?#22303;著的形象。所以要?#30331;?#26970;上海土著的圈子,不如?#21364;穎本?#26469;看。

    ?#26412;?#22303;著的圈层,大概可以分成四层:贵族遗老遗少(比如于谦老师的父亲)、南城市民(大张伟老师再典型不过)、郊县农民(从门头沟到昌平无人不知)、建国后支援首都的全国人民(以华北的居多)。

    除了最后一者以外,其他三个圈层几乎是在同时形成的。这和?#26412;?#36825;座城市的首都性质有关系。一声令下,人民便四方云集,同时构建起了这座城市的人文结构。

    而上海更像是太湖平原向东延申的一个岛国,其上的文化与圈层,是一层一层覆盖上去的,各自有着属于自己的时代和特质。

    后面的一层不断地把前面的一层盖进历史里,所以大家谁都知道什么是“老?#26412;埃?#20294;具体什么才是“老上海?#22467;?#19978;海以外无人知晓。

    买办精英圈层

   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贵族,与?#26412;?#36951;老遗少对应的上海圈层?#24576;?#20316;“老?#27515;鍘?#25110;者“小?#27515;鍘保?#26377;时也简称为“老开”、“小开”。

    ?#27515;?#19968;词?#20174;?#33521;语“clerk(职员)?#20445;?#20063;就是当年上海各国洋行的职员,说白了就是买办。所以我从不反对有人指出上海的精英文化本质上是一种买办文化,这段历史没有否认的必要。

    但如果一味贬低买办文化,那也是不客观的。毋庸置疑的是,这些买办是中国民间精英中最早开眼看世界的一群人。他们对当时先进文化的理解和认知,在某种意义上催生了中国的近代化和工业化。没有他们作为中间介质,中国人和洋人之间的隔阂便无从打破,也许我们就会沦为印度那样的国家。

    当然在作为介质的过程中,根据个人品行不一样,有的买办后来转投民族实业,有的买办则成为了隐性的汉奸,这便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    他们是土著里来得最晚的一批人,毕竟这个圈层的诞生有赖于上海的经?#27809;?#30784;已经比较好,能?#24576;性?#36215;复杂的采购和金融服务。之所以把他们放在第一个来介绍,是因为“?#27515;鍘?#20204;本身的知名度就比较高,也是全国人民心目中上海人的经典形象。

    和?#26412;?#36149;族占据了三环里一样,上海的这批民间贵族也聚居在城市的中心,内环以里,大概是从静安区到?#30772;?#21306;一带。除了新生的浦东以外,这就是人们印象中上海最繁华的地区,十里洋场?#38454;?#37329;迷就是这里的故事。

    他们优雅,是中国第一批穿西装喝咖啡的人;他们有情调,唱《夜上海》的旗袍美人是他们的最爱;他们崇洋,对西方和日本社会的了解甚至深于对祖国广大?#32431;?#21457;地区的了解,带来先进理念的同时也留下了“精日”“精美”的糟粕。

    真的要说起来,这些人对上海其实也并没有太多感情。这大概是买办的本质所决定的,一片对他们来说有吸引力的土地,必须是很好的名利场。一旦这块土地上无利可图,或者在别处有更好的选择,便毫无留恋地割舍而去,也许连自己的足迹都不想留下。

    也正因对城市没有太多留恋,这些人对外地来客而言也有一个?#20040;Γ?#20182;们并不排外。你对他们的价值,决定了他们对你的估值,只要是他们用得上的人才就不问出处。

    商业文明在中国太稀缺,只能从这些不招人待见的大买办开始自上而下地慢慢改造人们的价?#20498;邸?#32780;上海正是他们的试验场——如果你愿意承认上海是一座包容性很高的城市的话。

    时至今日,实打实的买办在上海已经不多见,其地位也不那么高。甚至“?#27515;鍘?#36825;个词,也有了一些异样的变化。在上海土著的话语体系中,称呼一个人是“?#27515;鍘?#26159;褒义还是贬义要以这个人自身的情况来判断。

    如果此君真的是儒雅优美,收入颇丰,?#28508;?#26159;充满羡慕的褒义;如果此君只是外强中干,那“?#27515;鍘北?#26159;一种挖苦——模棱?#23047;?#30340;酸话似乎是长江流域的特色,从成都到上海概莫能外。

    上海土著真正的中坚

    很多人会疑惑于上海的割裂:一面是?#31491;?#32321;华,讲究排面和优雅;另一面却是穿着睡衣上街的大妈,还有飘荡在?#32771;?#27599;户窗前的万国旗,从被单到内裤无所不有。(我可?#24895;?#36131;任地说,穿睡衣去买菜的大妈在上海的确是有的,但现在是越来越少见了)

    但这一点也不矛盾。在?#26412;?#36149;族用铜锅涮肥羊的时候,南城百姓不也在吃卤煮火烧么?高贵优雅永远只是一小撮人的生活,构成一座城市更大基础的还是普通市民。而普通市民的生活本就是下里巴人,缺乏意境的。

    上海的市民圈层,其实和老?#26412;?#21335;城在本质上一般无二,只是多了一些市侩气。

    这怪不得他们,市民所能接触的精英,决定了市民崇尚的文化。?#26412;?#36951;老遗少生活无忧,以研究文玩、遛鸟逗虫为戏,南城老?#26412;?#23601;有样学样,躺着成了历史掌?#39318;?#23478;。而上海市民目力所能及的顶尖人物,都是商业巨子,所以他们也学着计算自己的生活,力图把金钱利益最大化。

    ?#19978;?#24066;民阶层学习上流社会时总会显得不伦不类。有钱人算账,分?#31181;?#36827;出几百万,让人觉得是在做大事情。穷人算账,无非买?#24515;橇矫?#38065;,便让人觉得是在斤斤?#24179;稀?#31934;算数额的差异,给了人完全不同的观感,让上海的市民形象在全国人民心中,尤其是在北方人眼中显得不堪。

    早年间还有这样的段子:一个外地人在上海问路,竟被要求收?#36873;?#19978;海市民闻之皆愤然,但理性地想一想,这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。那个倒霉的外地人,很有可能是落入了这个属于小市民的区域,而上海市民文化与中国国民文化的异质性,让双方都觉得很不舒服。

    这个异质文化的区域,在上海大致位于内环内层一圈到中环附近,包括长宁、普?#21360;€尚小?#24464;汇、杨浦、虹口等区。不过这是新世纪以来大搞拆迁之前的分?#36857;?#29616;在这群人有不少已经离开了这些地区,到过去他们所看不起的郊区定居了,从嘉定到浦东都有。

   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去归纳这个市民阶层的话,“原教旨上海人”会是一个不错的名词。上海声名在外的“排外”行动,便是他们的杰作。

    在这些老上海的话语体系中,“外地人”是一个非常严厉的?#22909;?#35789;。

    因为外地人没有户口,也就无法享受到上海发达的社保和医保体系,孩子也无法接受上海先进的教育,在他们眼中,这就是一群注定要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。所以上海的丈?#25913;?#24456;难接受女儿和外地人谈恋爱,上海的婆婆也经常为难外地来的媳妇。

    比“外地人”更充满恶意的咒骂,是“乡下人”。在这些老上海的眼里,出了大上海,其他地方都是乡下。从上海近郊到新疆喀什,没有例外。而乡下人意味着缺乏原始财富,缺乏教养,更没办法和上海市民相?#36141;狻?#24265;价的优越感也就在这一声咒骂中建立起来了。

    他们全然不知道,在市中心喝咖啡的大佬们也把他们归为了“乡下人?#20445;?#26356;不知道微博上的王总把他们归类为?#21543;车瘛薄?#26159;的,他们很多连上海市都没有出过。

    霓虹灯背后的村庄

    但也仅此而已了,户口是这个市民圈子聊以自慰的高台,也是限制他们冲破困境的围城。

    一个典型的上海老小区,本质上就是一座村庄,邻居们从祖上三辈开始就是邻?#21360;?#21482;不过爷爷辈可能是从自己盖的滚地龙(一种茅草棚),而后辈则是搬进了共和国提供的公房里。公房就是筒子楼,一家一户的建筑面积不过50平,如果分到了石库门,甚至会更小。

    一个上海孩子能够想象的最大的房子,是一件100平米的套间,如果还有一个LOFT,?#28508;?#26159;富豪级的住宅了。

    对于今天的上海至关重要的三波经济高潮——国有工业、外商投资、金融转型,对这个阶层来说太遥远。无论是宝山拔地而起一座巨型钢厂,还是陆家嘴漂亮的金融区,抑或是张江高?#24405;?#26415;园区的落成,都和他们没有关系。

    他们不屑于?#22836;?#25317;而至的外地人竞争,因为他们有户口,而外地人没有。

    在这个圈子里,人们?#33268;?#26368;多的事情是退休工资?#22270;页?#37324;短。也许还有房,但是他们没有钱买:

    “张家老头有5000块钱退休工资,不愧是事业单位出来的。但是他儿子不孝顺喏,赌博吸毒把老头子那点钱都败光了。”

    “是的呀。欸对了,我跟你?#25165;叮?#26446;家姆妈把房子卖掉了,就为了给女儿去香港读书,是不是脑子瓦特了?”

    重视教育在这个市民阶层也是非常稀缺的观念。他们羡慕高薪,羡慕高学历,但至于究竟如何利用好上海的教育资源,让孩子有机会成为大买办式的精英人物,他们心里并没有?#20303;?#24456;多?#39029;?#30452;到孩子进入中考高考分流的前夕,才意识到下一代终究会变成自己一样的小市民。

    补救方法是没有的,唯有托关系找人,把孩子塞到某一个事业单位,看有没有机会混一个编制。

    你可千万不要以为上海年轻人就个个上过大学。虽然由于人口基数少,招生名额多,上海的高考的确相对容易一些。但在中考和高考中,一样会有分流,会有大?#31185;?#20961;的学生进入中职、大专。如果这些人此后没有更多想法的话,便会周而?#35789;?#22320;重复自己父辈的生活,在地铁里挥舞小绿旗,等着有一天能坐进岗亭,涨500块钱工资。

    而那些考上了大学,拥有高学历的上海孩子,也未必就能顺利进入经济社会。和全国?#39029;?#19968;样,在上海市民?#39029;?#30340;心里,公务员和事?#24403;?#21046;仍然是金饭碗。他们会催着孩子参加公考,而放弃自己的爱好——这些?#39029;?#33258;己没有建立足够的经?#27809;?#30784;,对能否支撑孩子此后的人生有疑虑。

    沈大师这个网红拾荒者,便是这其中的一员。

    我差点也成为这其中的一员。

    但是我们都逃离了。

    也许是我们都意识到,这个深埋于霓虹璀璨的大城市背后的市民社会,和很多人回不去的家乡村镇没有区别,甚至更恐怖。

    不满于县城的年轻人可以去大城市打拼,而我们无处可去,生而于斯,想买一套便宜的房都做不到。它还是一个非常?#22270;?#30340;熟人社会,在县里你还有可能和县长攀上亲戚,而在这个圈层里,你不可能?#40092;?#24066;长。它什么也帮不到你,只会吞噬一个人的梦想。

    坦率地说,深陷在这个地方的小市民都不是坏人。但他们所处的位置和受到的教育,让他们的行为只有商业社会市侩的一面,而没有商业社会最重要的自我优化的一面,背负着外界误解和骂声,自顾自地在围城里过自己鸡毛蒜皮的生活。

    真正的“本地人”

    说到这里,我得提醒在上海打拼的朋友,千万不要轻易在一个上海人面前说TA是一个“本地人?#20445;?#21487;以说是土著)。在精英和市民听来,这是一句骂人的话,因为它本来是用来形容郊区农民的。

    正如前文所说,上海的人群结构是像比萨饼上的馅料一样,一层一层覆盖上去的。历史上第一批来到上海的人,是明清两代前来拓荒的苏南农民。这些人最早生活在青浦、嘉定、金山等淤积成陆较早的地区,从事农?#36873;?#20182;们是太湖平原的弃婴,是耕地紧张下不得不外出拓殖的一批人,也是上海这块年轻土地上最早的居民。

    而洋人、大买办?#22836;?#21153;于两者的市民阶层,是后来者。所以在他们的话术里,本地人是用来形容这些农民的。而事农在一座商业城市里是卑贱土气的行为,“本地人?#26412;?#21464;成了一句骂人的话。

    这是一群神秘的人。他们操着和市区不同的方言,对中环以里的世界并没有什么认同感,现在还有老人会说“去上海”这样生分的话。城里人只会在周末郊区游的时候才会和这些人在农家乐里相会。年轻人可能接触得更多一些,因为上海新的大学城和工业园区一般就建在本地人的王国里。

    本地人很富有,这笔原始财富来自拆迁的补偿?#36873;?#20182;们会在自家的农地上快速盖起摇摇欲坠的三层小楼和猪圈,以求多拿点钱。

    本地人也很贫穷,除了拆迁分配的房和钱以外,他们一无所有,从知?#37117;?#33021;到生活审美都很贫乏,有时还会怀念在地里干活的日子。

    本地人很勤劳,他们在脱离农民身份之后很快就能在家附近找到农民工的工作。如果你在张江高科上班,发现有保安大叔和保洁阿姨开着中档?#36947;?#19978;班,用你听不懂的方言聊天,那一定就是本地人。

    本地人也很懒惰,他们对城市生活和财富代价传递几乎没有概念,拿到拆迁款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辆奥迪SUV,闲暇时在新村里搓麻将,等待财富耗尽。

    本地人的圈子?#35789;?#23545;于我来说,也是一个谜。但我知道的是,他们还没有完全学会属于上海的市侩和精明,保留着一份淳?#21360;?#22914;果你愿意耐心听他们用塑料普通话吹牛的话,你很快就会和他们交上朋友,时不?#26412;?#33021;收到他们送来的水蜜桃和糯米糕。

    这就是上海人的世界,一个由来来去去的买办精英、庸庸碌碌的小市民和嘻嘻哈哈的本地人构成的,相互?#21483;?#30340;三个圈子。

    本回完

    未经百度知道日报书面授权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百度知道日报的内容。百度知道日报保留追责权利。联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文章出处:百度知道日报(http://www.213uq9t.tw/daily

    原始链接:http://www.213uq9t.tw/daily/view?id=155522

    为您推荐:

    +1 点个赞吧 赞(0)

    关注作者

    头像
    非凡油条
    经济是政治的基础,也受到政治的反作用,深度解读全球政治财经动向的前因后果

    知道日报?#35753;?#25991;章

    合作及供稿请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
    11选5彩票分析软件 足球胜分差什么意思 福彩3d预测 两码中特准 广东11选5预测推荐任五 福建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斯诺克世界杯 白小姐2019年生肖图 篮彩大小分算加时吗 广东省省福利彩票中心 福建体彩31选7复式玩法 虚拟网球4 香港赛马会在哪里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22期 七乐彩走势图各多少